tlulafb2.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姊姊的同事

姊姊的同事

走道人行道上郁闷的点了一根菸。
  妈的! 整整迟到两个小时了,是要不要来啊!!?
  11月的冷风让人有点顶不住
  一个人站在台北知名夜店的外面,身边的嬉鬧声还真是刺耳。
  深夜里的东区依旧不乏穿着火辣的正妹,因为喝得太多而迷濛水汪汪的眼神,
  让人不禁猜想,短到靠北的迷你裙下面是否也...氾着......
  "唔....这双美腿架在我肩膀上的感觉一定很好......"
  我的想像力一向很丰富,丰富到只要我想,就可以在三秒内对街上的任何一个正妹意淫。
  「阿康!! 抱歉抱歉,路上大塞车拉!!!」
  正当我幻想到紧要关头,熟悉的女声从我后方传来,一个我认识20多个年头的女人。
  「老姊,你要说谎也找个像样点的理由好吗? 都快一点了,你是跟鬼塞车嘛!?」
  我无奈的晃了晃手腕的錶。
  我姊身后突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我的视缐一转过去以后就愣住了....是个大正妹呢!!
  黑色的小礼服,白皙的香肩,和丰满圆润的两颗半球,修长笔直的双腿。
  目测过去至少有 D cup。
  妈的! 我姊不是说公司里面只有歪妹嘛!? 靠!!!
  跟刚刚意淫的正妹比起来,硬生生的高了好几个等级。
  马上切换对象....其实也不难,只要把脸扫描下来,在脑海中复制贴上就好了。
  「欸!! 不要一直盯着人家胸部看,很沒礼貌。」
  该死的老姊忽然把我拖回现实。
  「靠!! 我哪有啊!!!」
  我连忙喊冤,这种事情哪能承认!!!
  「她是欣柔,我同事,这是我弟,叫他阿康就好了,我们晚上就睡他家了。」
  我姊随口介绍着我们两个。
  两天前我姊打电话跟我说要跟同事上台北的夜店玩,要住在我那边。
  一开始我还兴致缺缺,她都说了她们公司都是歪妹,沒想到来的居然是个美女!!
  不过正归正,这样的美女对我应该不会有兴趣的。
  上来台北读书两年了,当初对台北的夜生活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以为只要花点钱进了
  夜店,就有数不完的砲可以打。
  结果每次去都看着朋友结束跟妹去motel续摊打砲,我只能回家打开电脑D槽尻枪。
  两年下来让我对所谓的夜店已经失去了兴趣,今天也只是抱着陪老姊的心态来当伴游的。
  她们买了票以后,我带着她们入场。
  因为我们人少所以就沒有订包厢,只好坐在旁边的散桌.....
  中间老姊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欣柔也坐在旁边,笑着听我们聊天、喝酒。
  我跟老姊从小就陪着酒鬼老爸喝酒,所以酒量还算不错,但是欣柔也跟着我们一杯接着
  一杯的喝,我跟老姊都有点惊讶她的酒量。
  欣柔双颊微微的泛着红潮,细长的手指跟着音乐敲拍子,看着舞池。
  真是个正妹....
  「要下去跳舞吗?」
  我转头问正妹,沒有任何不良意图,只是盡伴游的义务。
  「走啦走啦,一直坐在这边很无聊欸。」
  欣柔还来不及回答,我姊就大声的嚷嚷着,拉着我们两个下去跳舞。
  我们三个在舞池中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感觉四周的人潮慢慢的涌上。
  老姊不为所动的跳着,一面迎合从后方贴上来的男人,欣柔也熟练的扭动着水蛇腰,做出
  煽情的动作,跟前后左右的男人玩乐着。
  我尴尬的笑着,完全被晾在人墙外面。
  一下子就被挤出来了,难怪每次都只能看朋友带妹去推砲,而林北只能回家尻枪。
  回到散桌上喝酒,看着舞池里被人团团围住的老姊跟欣柔,正妹就是正妹,果然人气超强
  。
  我苦笑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正忘情的跳着舞,我似乎真的不太适合这种地方。
  听着音乐,边发着呆,顺便欣赏身边不时走过的正妹。
  「阿康!!」
  过了好一会儿,身后突然传来欣柔的叫声。
  回过头看到我姊无力的挂在欣柔身上,欣柔吃力的叫着我。
  我急忙伸手去扶住老姊,跟欣柔合力扛着她。
  「我姊怎么了? 突然醉成这样。」
  无奈.....一下子沒看着,就挂了。
  「刚跟你姊过去別人的包厢玩,被那边的人灌酒,你姊一直帮我挡酒,结果我沒事,你姊
  反而喝挂了。」
  欣柔带着尴尬的表情解释着。
  痾....我无奈的苦笑....
  「你还想玩吗?? 还是我在这顾着我姊就好了?」
  「呵呵,回去好了,我也喝了不少,有点晕。」
  欣柔笑着说,丰满的胸口随着急骤的唿吸上下起伏着。
  我跟欣柔一左一右架着老姊,往出口的方向移动。
  好不容易跟欣柔把我姊扛上计程车,回到我那七坪的小套房内。
  「你要先洗澡吗??」
  安置完睡死的老姊(其实只是简单的往床上一丢),转头问欣柔。
  「嗯....等等我要睡哪??还是我出去外面找地方睡就好了?」
  欣柔不好意思的问我,看向睡死在双人床上的老姊。
  「你跟我老姊睡床上,我打地铺沒有关系。」
  我笑着说,边从柜子里拿出干净的换洗衣物给欣柔。
  欣柔沒有多说什么,接过衣服跟浴巾就走进浴室里面。
  我拿出壁柜里的凉被,认命的在地上打着地铺。
  忽然门一打开,欣柔围着浴巾露出细长的大腿靠在门边,眼神有些涣散的看着我。
  「要不要一起洗?」
  幹!! 有这种事情....?
  浴巾下唿之欲出的大奶因为唿吸上下起伏着,我望着门边的欣柔,口干舌燥的张开大嘴不
  知道该怎么回应!!
  难道是酒精的效应让我能有永生难忘的夜晚!?
  欣柔看我沒有反应,便走向我,浴巾慢慢滑下,抓住我的手往她肥嫩圆润的胸部贴上。
  「今晚....我需要一个男人陪我......」
  她在我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诱人的说着。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幹你妈捡到宝拉!!!!!
  正当我欣喜若狂的时候,忽然....
  「阿康.....浴室里面有吹风机吗??」
  欣柔的声音又把我拉回现实,站在浴室门口问着我。
  湿漉漉的头髮披在白皙的肩膀上,胸口只围着白色的浴巾看起来好性感....
  幹您娘机掰哩!! 让我多幻想个十秒我就Jizz了....
  我无奈的拿吹风机给欣柔,然后拿了换洗衣物进浴室。
  等到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我的房间仅亮着一盏小灯。
  昏暗的房间里,老姊贴着墙壁依然睡死在床上, 而欣柔躺在床边似乎也睡着了....
  我躺在地舖上,偷偷的看着床边睡着的欣柔。
  睡前意淫望着美女意淫一下总可以了吧!?
  冷不防的欣柔突然睁开眼睛,两人四目相交,一股尴尬的空气蔓延着。
  「噗!! 睡不着?」
  欣柔笑了出来,主动化解尴尬的气氛。
  「嗯,你也是?」
  我白痴的回应着,真是一段沒有内容的对话。
  「沒有,我很想睡觉。」
  欣柔带着笑意的说。
  幹!! 那你他妈的还不赶快去睡,打扰林北性幻想!!!
  「打地铺会不会很冷??」
  欣柔见我不说话,又开口问。
  「还好....我身强体壮,还顶得住。」
  我死撑着,不然我还能睡哪里?
  根本就冷的要死,只有一条凉被埝在地板上。
  「上来一起睡吧,三个人还挤得下。」
  「你确定?」
  「不想就算了。」
  这种情况再不上去,我还是男人吗?
  我挣扎着冻僵的身体爬上床边,然后安分的龟缩在床角,背对着欣柔。
  虽然脑中一直充斥着许多占有隔壁美女的想法,但是我始终不敢伸出那只手,因为我只是
  个沒用的宅宅。
  算了....就这样安分的睡着就好了....
  放弃的念头在我心中燃起。
  忽然,一只冷冰冰的手绕上我的腰间,在我耳边悄悄的说。
  「嘘,別吵醒你姊。」
  细嫩冰冷的手慢慢滑向我的睡裤里面,握住我的老二。
  好冷。
  但依然慢慢的涨大了起来,将握住它的手慢慢撑开。
  「好大。」
  欣柔的气音中带着些许的讶异。
  我转过身去看向她,情不自禁的吻着欣柔,舌头往她的唇间探去,对方也回应着我,
  两舌交缠着,互相交换着唾液。
  手不安分的从欣柔宽松的衣服下伸进去....轻捏她嫩滑的奶子,真的是一手难以掌握。
  「嘻嘻,好痒。」
  欣柔小声的说,扭动着她的水蛇腰。
  挺俏的屁股磨蹭着我的老二,让它更加的涨大。
  在欣柔的引导下,我的手轻摸着欣柔的大腿跟屁股,滑向她的私处,触摸之处竟然已经一
  片氾漤。
  毛茸茸的覆盖已经因为欣柔的淫水而服贴在小穴上,我试探性的把两根手指头插入。
  欣柔配合着我的手指头,把屁股翘起来,让我可以更轻易的玩弄她的小穴,我慢慢的抽插
  着手指,节奏渐渐的加快,力道也渐渐的加强。
  欣柔传来小声的喘息,相当陶醉在我的玩弄中。
  握着我阳具的手也缓缓的搓揉着,指甲不时轻划过我的龟头刺激着我。
  我不甘示弱的多插了一根手指头,肆无忌惮的玩弄着湿透了的肉穴,弄得欣柔喘息的气音
  愈来愈大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放进来。」
  欣柔小声的说,侧躺着背对我,把屁股对着阳具要我放进去。
  我轻轻的顶着欣柔的嫩穴,在门口摩擦玩弄。
  「唔....」
  欣柔发出难受的声音,屁股不停的向我靠来。又怕过大的动作会惊动我姊。
  拜託...老姊,这种关键时刻你千万別醒过来,我的幸福就靠你了。
  我缓缓的把阳具挺进湿透的小穴中,轻轻的抽插着。
  「嗯...嗯......嗯......快一点......」
  欣柔满足的用气音说着,把屁股顶向我,让我更加深入。
  我学着以前看来的A片,一只手使劲得搓揉着欣柔的奶子,一只手在阴核上不停的搓揉。
  涨大的阳具每一下插入都让小穴发出淫霏的水声,我渐渐不顾轻重的插入,只希望插得
  更深,更用力。
  欣柔也配合着我,转过头来吻着我,细长的腿交缠着,小穴里流出来的水弄湿了大半的床
  单。
  「阿....阿....阿....好爽.......幹死我了......」
  欣柔被插到忘我的说着,似乎已经不在意我姊,只想要我在更深入,更激烈。
  肉棒在温软的小穴中,不停的抽插,每一下都沒有技巧的深深插入。
  这应该就是小说中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吧!?
  欣柔的肉穴传来一阵阵的收缩,我也加紧速度不停的幹着她。
  感觉到马眼一痒,一阵同属于我跟欣柔的抖动。
  欣柔交缠在我身上的手忽然一阵紧捏,跟着我一起高潮了。
  一股一股的精液灌向欣柔的子宫中。
  两人相视而笑,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
  正当我要抽出肉棒的时候,欣柔忽然夹住我....
  「再一下下....插在里面.....」
  欣柔抱着我,哀求似的说着。
  我无奈的笑,只好继续抱着欣柔享受性后的馀温。
  眼皮愈来愈重.....直到我快要睡着之前忽然听到....床边有人阴测测的说着.....
  「阿康、欣柔!! 你们在幹什么!!?」
  幹!!!!
  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