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ula238.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性爱强奸 » 閃回

閃回

「本庭宣判:被告人冷雪,於XX年XX月XX日故意殺人,情節極其嚴重,

影響極其惡劣。經審查,罪名成立。依法判處注射死刑,立即執行!」



? ???法官的聲音在空蕩蕩的法庭裡迴響,法警按住我,一個身穿白衣的人過來,

在我的胳膊上注射了一管藥物。



? ???我殺了人?殺了誰?我什麼都記不起來!



? ???一陣暈眩襲來,一切都結束了……



~~~~~~~~~~~~~~~~~~~~~~~~~~~~~~~~~~~



? ???「爸爸,爸爸?」



? ???疲憊的感覺在我身上彌散,我撐開眼皮,映入眼簾的是包在紫色低胸禮服中

的豐滿的胸部,眼皮再一擡,一張精緻的面孔出現在我的對面。我們之間是一張

桌子,桌子上擺著一套看上去非常高級的茶具。



? ???「這是今年最好的白茶,」對面的美女端起了茶杯,「這是我至今為止感覺

最好的一次,爸爸,您嘗嘗。」



? ???我的手自動伸出去接過了茶杯。



? ???在身側的窗外,城市的夜晚燈火輝煌,讓我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也許剛才

的審判只是一場噩夢吧。玻璃窗上映出了一張陌生男人的臉,鬆弛的皮膚,鬚髮

皆白,這是一個老頭,不是我!



? ???怎麼搞的,難道我還在做夢?



? ???這時,房門在「咣」的一聲巨響中轟然倒地,一個蒙面男子闖進了房間,而

他的手裡拿著一把大得嚇人的手槍。



? ???「吳仁興,去死吧!」



? ???在女人的尖叫聲中,一陣槍響,子彈穿過我的身體。劇痛迅速蔓延,我低頭

看著殷紅的鮮血從身上的彈孔中湧出,而意識也逐漸開始模糊。在失去知覺前的

幾分鐘裡,我看到那個蒙面人對美女拳打腳踢,隨後把她的衣服扯爛,從身上掏

出了一大把的繩子,?熟的打了一個反手縛。



? ???美女原本就豐滿的胸部,被纏胸而過的繩子束起來,顯得更加的巨大,讓我

意外的是,那位美女禮服下面居然是不著片縷的真空狀態,莫不是她和這個老頭

……在捆到美女下半身時,蒙面人特意打了幾個結,恰到好處的卡在了她的陰戶

和肛門上。



? ???蒙面人綁好後,退了幾步欣賞自己的作品,似乎很是滿意,接著隨意的輕輕

動一下腹部附近的繩索,可僅僅是這樣輕微的動作已經使美女發出了努力克制的

低吟。我很想擡手去幫一幫她,可是卻發現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



? ???「他怎麼樣了?」



? ???「讀數顯示他現在應該醒了,老大。」



? ???熟悉的疲憊感再次到來,我深吸一口氣,一股消毒水味竄進肺裡,嗆得我一

陣咳嗽。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赤身裸體,被綁在一張拘束椅上,身上插滿電極

之類的東西。打量一下四周,這張椅子位於一間大約十平米的房間正中,房間裡

除了天花板上的燈以外一無所有。



? ???「還沒好嗎?」



? ???「好了,可以跟他說話了,我把他轉過來。」



? ???隨著說話聲,拘束椅開始轉向我身後的牆,這時我才發現我身後的牆上有一

塊巨大的玻璃,從玻璃有些發青來推測,應該是很厚的鋼化玻璃。玻璃後面的桌

子上擺著幾台從沒見過的儀器,一個戴眼鏡的小夥子正在忙碌著,而一名臉上有

胎記男子手裡拿著麥克風,正在看著我。



? ???「喂~喂~冷雪,能聽到我講話嗎?」



? ???我點了點頭:「你是誰?這是哪兒?」



? ???胎記男子似乎很滿意的笑了笑,說:「很好,我叫傅默,『閃回』計畫的負

責人。」



?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閃回』計畫是什麼東西?」



? ???「這個嘛,我儘量簡單的給你介紹一下吧。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存在著

短期記憶,比如你撥打廣告上的電話,電話打完,號碼就忘了,這就屬於短期記

憶,一般存在時間為半分鐘到一分鐘。但人在臨死前的記憶可以保存更長時間,

特別是非正常死亡,由於死前的腦部活動處於高度亢奮狀態,就是通常所說的恐

懼,這段時間的記憶更加深刻,在腦部完全停止活動之後,這部分記憶甚至可以

保存超過三分鐘。」



? ???我還是不明白他究竟想說什麼:「可我還是不明白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 ???傅默擺擺手,「別急,聽我慢慢說。我們員警部門的技術可以從沒有停止活

動的大腦中讀取記憶,但是從停止活動的大腦中讀取就比較麻煩,必須先用模擬

腦電波將大腦細胞啟動,然後才能讀取。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活體大腦來製造模

擬腦電波。但是這有個前提,就是活體大腦的腦電波必須和對方處在同一波動區

間。」



? ???我有點明白了。「我猜猜,我的大腦正好符合你們的需要。」



? ???傅默彈了個響指:「正確。我們在你審判前的身體檢查中發現,你的腦電波

的波動區間非常大,這意味著你可以和大多數人的大腦產生類似共鳴的活動。所

以我們向國家安全局申請,把你的死刑改為死緩,同時為這個實驗工作,而你什

麼都不用做,只要醒著就可以。」



? ???原來剛才的一切都是別人的記憶,胸前被子彈擊中的地方仍然疼痛。我苦笑

了一下:「我可以跟我的律師探討一下嗎?」



? ???傅默乾笑了一下,轉身離開,一邊走一邊說:「今天的實驗很成功,等下一

次機會到來的時候,你就正式開始工作。說不定有一天,你會擁有你的律師的。」



~~~~~~~~~~~~~~~~~~~~~~~~~~~~~~~~~~~



? ???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小房間裡,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我呆坐在椅子上,盯

著那塊玻璃,直到傅默再次出現。



? ???「準備好了嗎?」



? ???「時刻準備著。」我懨懨地回答。



? ???傅默笑了:「很高興看到你還有幽默感。這次你將啟動一位大地產商的大腦。

他今天上午在自己家裡被人殺害,一同遇害的還有他22歲的女兒,呃……死得不

怎麼體面。這位商人的死因是利器砍傷導致失血過多,這意味著他死前的記憶時

間非常的長,甚至長到可以看清罪犯的相貌。所以這次你要加把勁了。」



? ???我還是懨懨地回答:「今天我想請假,下次吧。」



? ???傅默說:「好的,開始。」



? ???一陣尖銳的電子噪音刺激著我的神經,一片黑暗籠罩了我,仿佛跌入了一個

無底的深淵。



? ???隨著一陣清風,淡淡的植物香氣鑽進我的鼻孔。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拿

著一把鏟子,在給一棵蔬菜培土,看上去是一株黃瓜。



? ???這又是誰的記憶?這時我—確切的說是「他」—擡頭環顧了一下四周。看起

來這是一個小花園,只不過種的都是蔬菜,我只認出了黃瓜和茄子。在這個農業

完全機械化的時代,很難想像還有人用這種原始的方式來種莊稼。

? ?

? ???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爸爸,歇會吧,該吃午飯了。」



? ???我回過頭,看見身後的房子裡走出一位年輕姑娘,長得不算很美麗,但是很

可愛,穿著一身天藍色的運動裙,洋溢著青春氣息。



? ???姑娘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接著轉為極度的驚恐。她擡起手指向我的身後,

尖叫著:「天哪,爸爸,小心身後!」



? ???我回頭,發現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戴著面具的大漢,真的是大漢,

身高大概有一米九,四肢強壯,肌肉鼓得仿佛要爆炸一樣,而他的手裡,拿著一

把閃亮的砍刀。我注意到他的手腕上紋著「麗馨」兩個字,是他愛人的名字?



? ???「是你!!你什麼時候……」看來這段記憶的主人認識他。



? ???「梅亮鑫,我早說過你要血債血償,今天你的報應到了!」



? ???說著,他舉起砍刀向我砍來,我擡手想要阻擋,結果卻是半截手臂隨著刀光

落地。我發出了一聲又長又響的慘叫,而他絲毫沒有停頓的意思,一刀接一刀的

向我砍來,我拼命掙扎著想逃跑,卻被他追上,砍倒在房子門口,身上的血噴湧

而出,很快地上就汪起了一個小小的血泊。



? ???姑娘被嚇傻了,癱坐在地上不能出聲,眼睛裡的驚恐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他一把揪住姑娘的頭髮,回頭對我說話,很奇怪,他居然是哭著說的。



? ???「梅亮鑫,你還記得我吧?當年你要建別墅區,要占我家的地。一畝地才給

三百塊錢!三百!!我們不同意,你居然雇傭黑社會,趁夜闖進我家,把我的父

母拖出來吊在樹上毒打,還把我的妹妹麗馨活活輪奸致死,你知道嗎!她肚裡的

是我才三個月孩子!十六歲的年紀就一屍兩命了!我的父母也因為傷勢過重,當

晚就死了。我因為參加同學的婚禮沒回家,僥倖逃過一劫。事後你還派人到處尋

找我的下落,想要斬草除根,幸虧我的幾個死黨把我轉移到了泰國,才躲過你的

追殺。」



? ???他停了下來,深吸幾口氣。再開口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哭腔,取而代之的是

一副陰森森的腔調。



? ???「在泰國我拜一位前拳王為師,他本來不肯收我,我在他門前跪了整整五天!

這才打動了他。這幾年來我每天苦練十二個小時的泰拳,在私下的比賽中連續擊

敗了六位現役拳王,師父才同意我出師。」



? ???他又停了停,伸手指了指外面,「你壞事做盡,所以平時都豢養大批的保鏢。

可是你覺得區區那五十個廢物就能保你平安?現在他們全都跟你一樣躺在外面。

不過不用急,你馬上就要去陪他們了。至於你的女兒。」他晃了晃姑娘的頭,姑

娘尖叫了起來,他擡手一拳打在姑娘的臉上,幾顆牙齒飛了出去,尖叫立即變成

了含混的呻吟。



? ???「至於你的女兒,我要讓她感受一下當年你們對麗馨做過的事,雖然我只有

一個人,但是我必將加倍還給你們!」



? ???說完,他開始撕扯姑娘的衣服。運動裙很結實,他不得不用刀割開。當他去

拽姑娘的內衣的時候,姑娘有點清醒了,開始用力抵抗,用手不斷抓他的手,腳

也不停的蹬著。



? ???而他的方式很簡單,一把抓住姑娘的手腕,另一隻手抓住姑娘的上臂,只聽

「喀嚓」一聲,胳膊被硬生生折斷。姑娘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雙眼翻白,昏了

過去。他回頭對我說:「不知道你還能活幾分鐘,趁最後這點時間欣賞一部活春

宮吧,算我送你的送行禮物。」說完,他直接用刀隔斷姑娘內衣的系帶,一雙白

晃晃的巨乳就這樣裸露在了我面前,他用力的抓著那雙巨乳,抓到都變形了。

? ?

? ???「你個老東西,這是你第一次看你女兒的身體吧?哈哈!你看這雙奶子,都

沒動它,乳頭都已經起來了,真他媽的淫蕩!」又用力揉了幾下。轉身去扒姑娘

的內褲,隨著他俐落的挑開內褲,姑娘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仔細看內褲上

也有幾點水跡。



? ???「哈哈,你看你這騷貨女兒,我才捏了她奶子兩下,就出了那麼多的水了,

真是個賤貨啊!」他毫不留情的把手指插了進去。



? ???「咦,還真看不出來,有著那麼淫蕩肉體的騷貨,居然還是個處,我賺大發

了,哈哈!」他把隨手就把姑娘翻了個身,在沙發上拿個靠枕,墊在姑娘的腹下,

讓臀部微微翹起。

? ?

? ???「看我不幹死你這只母狗!」他連衣服都沒脫,直接拉開褲鏈,掏出自己烏

黑粗大的陽物,就這麼插了進去,那個姑娘的第一次沒有得到絲毫的憐惜,只有

野蠻粗暴的抽插。



? ???「媽的,這小騷貨還則真他媽緊,夾斷老子了,操,他媽的!」邊插邊把巴

掌招呼在了姑娘的臀部。



? ???「操,這真是個好逼,你看幾掌下去,水立馬多了,還特別緊,爽!」他好

像故意炫耀似的,每次抽插都讓春袋拍打到了姑娘的陰阜上,「啪。啪。啪」不

絕于耳,姑娘下體流出的水也明顯更多了,水中還夾著絲絲的鮮血,粉紅粉紅的

煞是可愛。



? ???「梅亮鑫,你好好看著,別眨眼,這點都比不上你們對麗馨的十分之一,不

對,百分之一。」他惡狠狠的對我說,「我可憐的麗馨。」他說話並沒有讓他身

下的動作遲緩半分。「我要日死你,你個賤人你怎麼下得了手,麗馨是一個懷孕

三個月的孕婦啊,我可憐的麗馨,我那從沒見過這個世界的孩子,你怎麼做得出

那樣的事情,今天我也要把女兒活活幹死!」



? ???他懷裡的姑娘好像終於緩過氣了,聲嘶力竭的吼道:「就沖著你這亂倫,孩

子就算出來也不會有幸福!」



? ???他雙手緊緊抓著姑娘的臀部,上面滿滿都是紅的紫的抓痕,「母狗你知道麼!

麗馨死於流產後大出血,她都被弄到流產出血不止了,你哪位好爸爸都沒有放過

她,一直輪奸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那麼……你這只被你爸養了二十幾年的母狗,

我也要在你的肚子裡幹個天翻地覆!」他抱起姑娘,像哄小孩子撒尿那樣抱著,

邊插邊走向我。



? ???「小母狗你不是說我和麗馨亂倫得到不幸福嗎?我今天偏偏讓你性福一把!

哈哈,你這只老狗,年紀一大把了,看個活春宮,陽物居然都不安分,來來來,

我讓你臨死前開個葷,嘗下你的小母狗處女穴的味道。」他把我的褲子褪了褪,

掏出我的陽物,原來我的尺寸也不小。



? ???「老狗,看來你很迫不及待要插你女兒嘛,漲得那麼大,可惜啊,你女兒的

處女膜已經被我破了,要是你還能射出來,我倒是不介意你在她處女子宮裡射到

懷孕。」他一邊說,一邊把那個姑娘放了下來,讓她騎在我的腰上,我的陽物盡

數沒入姑娘的下體。



? ???他不停的晃動姑娘的身子,真的好緊啊,下半身傳來一陣快感,「哈哈爽吧,

我要讓你就算是死也要背上個亂倫的名。」什麼亂倫不亂倫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一段腦電波。但是這段記憶的主人真的憋得好難受。我感同身受地體驗著

他的感覺。他根本抵不住處女穴的緊致,一股濃精就這樣射向了姑娘的子宮。

「哈哈,我就知道你忍不住……哈哈,好一對亂倫的父女狗啊,看你們還說我亂

倫,哈哈……」



? ???我想說點什麼,但是體力仿佛都隨著鮮血流失了,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最

終,滑入一片黑暗。



~~~~~~~~~~~~~~~~~~~~~~~~~~~~~~~~~~~



? ???當黑暗消失以後,我又回到了那個房間裡。身上的劇痛讓我看了看我的胳膊,

還好,該在的都在。



? ???傅默的聲音響起:「冷雪,你感覺怎麼樣?」



? ???我有氣無力的回答:「一句髒話可以概括。」



? ???傅默尷尬了一下,說:「好吧,你這次的工作非常成功,我們從被害人的大

腦中成功復原了死前十六分鐘的記憶,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而且現在我們知道

了罪犯是誰,就可以發佈通緝令。『閃回』系統一定會大獲成功,我們一定可以

更有效的打擊犯罪!」



? ???「那個姑娘怎麼樣了?」我問。



? ???傅默頓了一下,說:「這個真的很難形容,我只能說她死前一定遭受了極其

慘無人道的虐待。別想那麼多了。對了,我今天跟上級提了關於你立功減刑的事,

雖然沒什麼結果,不過看起來上面的態度已經鬆動了,繼續努力吧。」



? ???「哦。」



? ???傅默轉身離開,房間裡又剩下我一個人。



~~~~~~~~~~~~~~~~~~~~~~~~~~~~~~~~~~~



? ???時間默默的流逝,我試圖靠數心跳來計時,但是很快就放棄了。在這個盒子

一樣的小房間裡,我只能無奈地等待。



?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傅默又出現了。



? ???「嗨,冷雪,今天感覺怎麼樣?」



? ???「我很願意跟你交換一下。」



? ???「哈哈,以後吧。告訴你一個消息,我們把『閃回』系統做了一個改進,這

次不是把你送進別人的大腦,而是把別人的記憶投射到你的大腦裡。這樣你就是

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別人的世界。而且這個改進可以大大延長閃回的時間,

預計可以達到半小時以上,你就可以留意到更多的細節。」



? ???我對此毫無興趣,看一個人慘死在你面前,這可不是什麼令人愉悅的事。



? ???傅默還在說著:「這是改進後第一次實驗,這次你需要進入一位女性的記憶。

她是一位著名美籍華人演員,昨晚被發現被人殺死在酒店房間裡。由於是外國人,

美國領事館已經正式照會我國外交部門,要求我們必須抓到兇手,所以這次就全

看你的了。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她可是世界最美女人排行榜前十的美女,和她一

起過夜應該是很愉快的。」



? ???「躺在血泊裡的美女。」我嘟噥了一句。



~~~~~~~~~~~~~~~~~~~~~~~~~~~~~~~~~~~



? ???熟悉的黑暗又來了,不過這次不是把我推進黑暗,而是好像要把黑暗塞進我

的腦子裡。這感覺大概持續了一分鐘,周圍的環境變了。



? ???我置身在一間豪華的房間裡,房間裡的裝飾只能用「美侖美奐」來形容。純

白的水晶吊燈下麵,是名貴的波斯風格的手工地毯。窗邊是紫色流蘇的窗簾,窗

下是深紅的真皮長沙發,擺放著繡有阿拉伯繪畫的靠墊。離沙發有一點距離,是

一個小吧台,裡面的酒我不認識,但是以我以前在石器廠工作過的經驗來看,吧

台的桌面是純天然大理石,而且是整塊打磨的。吧台旁邊是餐廳,一台長桌,六

把軟椅,椅子上的皮毛看起來像狐狸。桌子上擺著兩座純金燭臺,還有一個橙色

的水晶花瓶,單說橙色的整塊水晶,這個花瓶就價格不菲。



? ???這一次,我的身體隨我的心意動了起來。我伸手去拿花瓶,手卻穿過了花瓶。

哦,原來我在這個世界裡是幽靈一樣的存在,只許看,不許摸。我自嘲地笑了一

下。走到窗邊,想看看外面是哪裡。



? ???就在這時,門開了,一位美女走了進來。原來是她,最近最火的《星球大戰》

系列電影第十五部的女主角。她穿著一襲淡黃色的晚禮服,不露背的那種,不過

胸前從鎖骨到肚臍,開了一條縫,正好把兩顆豐滿的半球露了出來,這可比全裸

更誘人。而她的手裡正捧著一大束玫瑰,紅的、白的、黃的都有,看來是路上遇

到了很多粉絲。



? ???一進門,她就把手裡的花向角落裡一甩,最後重重的坐在沙發上,從小巧的

手袋裡掏出一支煙,點燃後深吸一口,吐出幾個煙圈。



? ???「一群臭男人,老娘才稍微露點肉,你們眼珠子都要蹦出來了。」她一臉的

鄙夷,「以為老娘能看上你們這種貨色?真是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蔥了。」



? ???她擡起手,白嫩的小手上,戴著一枚漂亮的戒指,戒指上的寶石流光溢彩,

竟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



? ???「哼,這個富N代王XX倒還有點意思,這月岩中找到的寶石真對得起它的價

格。不過想讓我去當他旗下的主播?哼,這點價錢還不夠!」



? ???這時,響起幾聲敲門聲。她起身開門,門外站著一個身穿白西裝的男人,手

裡拿著一瓶……路易王妃?據說這酒一瓶夠普通小百姓一年的生活了。



? ???不過美女可沒被這瓶酒打動,她冷冷地說:「是你?你來幹什麼?」



? ???男人笑了笑,晃晃手裡的酒瓶說:「新片首映大獲成功,男主角和女一號難

道不應該一起慶祝一下嗎?」說著就要進屋。



? ???美女「哼」了一聲,說:「不好意思,我累了,不想慶祝什麼,你走吧。」

隨手就要關門。男人見狀,一閃身,搶先進了房間,美女見他已經進來,只能無

奈地在他身後把門關上。



? ???男人逕自走向吧台,取出兩隻高腳杯,斟滿酒後遞給美女,美女面無表情的

接過來,回頭放在了沙發邊的小桌上。然後冷淡地說:「有什麼話快說吧,我要

休息了。」



? ???男人嬉皮笑臉地湊上來:「良辰美景,醇酒佳人,此刻無聲勝有聲啊。」說

著伸手去摟美女的肩膀。美女眉毛一豎,一把將男人的手拍開,站起身來厲聲說:

「卜志修,你放尊重點。」



? ???男人臉色迅速的變了一下,仍然嬉皮笑臉地說:「別這麼冷淡嘛,春宵一刻

值千金,人生得意須盡歡嘛。」他搜腸刮肚地想詞,又說:「我可是仰慕你很久

了,如果能在你這朵花下死,那才真是做鬼也風流啊。」說著又伸手去摸美女的

臉。



? ???美女大怒,一巴掌扇在男人臉上:「卜志修,你別給臉不要臉!誰跟你春宵?

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我就是眼睛瞎了都不會跟你有什麼關係的,馬上給

我滾!!」



? ???男人吃了一記耳光,再也克制不住怒氣,把手裡的酒杯一摔,回手一巴掌,

美女躲閃不及,著實吃了一記狠的,她立足不穩,踉蹌著倒在沙發上,美麗的臉

蛋上迅速紅腫了一片。



? ???男人氣急敗壞地說:「臭婊子,跟老子裝什麼清純玉女?你以為我不知道你

是什麼貨色?這些年你陪過多少製片人?跟多少投資商上過床?跟多少導演有一

腿?還他媽看不起我?不就是因為我名氣不響,背景不深嗎?媽的,你又哪裡比

我強?」



? ???他一把揪住美女的頭髮往臥室裡拖,美女拼命掙扎著,用力打著男人的手,

雙腿也不停地踢打著,但是都沒有什麼效果。男人把美女往床上一扔,美女馬上

掙扎著撲向床頭的電話,想打電話求救。但是男人的動作更快,抓住美女的腳踝

將她拽了回來。緊接著翻身騎在美女身上,一把扯斷電話線,把美女的雙手強行

舉過頭頂,用電話線綁在了鎦金的床欄上。



? ???「還他媽說我不要臉!還他媽不跟我春宵!老子今天還就吃定你了,我倒要

看看你有多要臉!」說著,他抓住晚禮服的前襟,「嘶拉」一聲,將本來就開了

縫的禮服一撕兩半。美女頓時尖叫起來:「來人啊!!救命啊!」



? ???男人劈頭就是一個耳光:「叫什麼叫?你忘了你住的是豪華套房?隔音好著

呢,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說著,他的眼睛落在了禮服下面那具美麗

的身體上,纖細合度。「嘖嘖,國民女神居然真空上陣,連他媽內褲都沒穿,還

好意思說我不要臉?連妓女出門都知道穿條內褲,你他媽連妓女都不如,臭婊子!

居然還敢看不起我?」



? ???男人越說越怒,對著美女左右開弓,又是幾個重重的耳光。美女被打得昏昏

沈沈,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 ???男人想了想,獰笑著說:「你說你這淫賤的樣子如果被你那群粉絲看到,他

們會不會都忍不住掏出大陽物招呼你啊?」就掏出自己的手機,把美女擺成各種

搔首弄姿的姿勢,哢哢的就是幾十張相片,這些照片無一例外都露出了美女那國

色天香的面孔和曼妙的身體。



? ???拍完照,重新將美女的雙手用電話線捆好後。揚揚手機,囂張的說:「國民

女神,你看你自己這個賤樣,嘖嘖,來你看看,你自己看看,下面都黑成什麼樣

了?你接過的客沒一千也有八百了吧?這年頭最敬業的雞都沒你接的客多吧,哈

哈!不過你奶子真的挺大的,就是看著這手感沒少動刀子吧?哈哈,你說我要是

用力捏會不會捏爆啊?到時候真的就是爆乳,哈哈!」



? ???美女慢慢清醒過,睜眼一看就是自己眯著眼,手指擦到蜜穴,一臉享受的照

片。雙手被緊緊地捆綁住了,根本掙扎不得。



? ???「臭婊子,你看這張。」男人手機上又換了一張,這張是自己跪在地上雙手

捧著男人黑得發亮的陽物到了小口中,細細的含著。美女大驚失色,憤怒地叫著:

「卜志修,你無恥!」



? ???「咦,你不喜歡?別急,還有。」男人再換了一張,這張是美女低著頭,雙

手抱著巨大的雙乳,中間的乳溝深不見底,乳溝中還夾著那根陽物。



? ???「當然還有這樣的!」新的照片是自己從後面掰開菊穴,仿佛邀請著看照片

的人插進去,以解自己的饑渴。這樣的照片要是流落出去了,自己真的就不用做

人。至於事業什麼的。更加不用提了吧。美女邊看邊氣得全身發抖。



? ???「你這騷貨,看自己淫照都看得那麼激動。來,看我給你表演個一杆入洞。」

照片裡那根黑得發亮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小妹子的陽物,就真的整根插到了美女那還

沒怎麼濕潤的下體中,他仰頭吐出一口長氣:「哦,爽!沒想到你這萬人騎的騷

貨,下面居然還能這麼緊!說!是不是練了什麼妖法啊,迷得全國上下都真當你

女神了!」



? ???美女的額頭皺成了個小小小的川形,明顯在忍耐沒有濕潤的情況下那碩大的

陽物帶來的不適。



? ???「哈哈,上面的小嘴說不要,下面的小嘴倒是挺誠實的,剛還有點幹,連插

都沒插幾下,現在就出那麼多水了!」男人得意的笑道。



? ???「小賤人,哥哥我插得你舒服吧?哈,你說你剛剛要是順從點,也不用吃那

麼多巴掌,你情我願,花前月下,喝點小酒,你依我儂的多好啊。」身材健碩的

男人趴在雪白纖細的美女身上不停的聳動著,強壯和纖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美

女碩大的乳房被擠壓得完全沒了平時的高聳堅挺。在迎送的時候,男人還時不時

的用力咬著淡粉色的乳頭,而雙手則捧著美女的盆骨,每一次都頂到了美女的最

深處。



? ???「哈哈,騷貨,你看你都被我擦到口水直流了,是不是太久沒有人能滿足你

這騷逼啦,沒事,你一個電話,哥哥我肯定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美女從來

沒有人那樣對她是那麼的兇猛。唾液順著嘴角向下滑落到巨乳上,男人張嘴就把

那幾滴口水全部捲入口中。



? ???「騷貨,來,翻個身,哥哥我帶你上天堂。」說罷,就想把陽物拔了出來,可

是美女的子宮已經把陽物含得死死的,居然連拔都拔不出來,「哈哈,你這騷貨,

第一次吃到那麼厲害的美味吧,小嘴居然吃到不肯鬆口。也罷,那就不拔啦。」

男人直接把美女抱著翻了個身,身體裡的陽物也跟著旋轉了一周,刺激得美女子

宮整個收縮,湧出了一大股的水,澆到了男人的陽物上。



? ???「哈哈,騷貨,爽吧,美得你都都噴了,以後還不乖乖聽哥的話,哥要插你

的時候就乖乖張開大腿翹起屁股讓哥好好插你,包你爽翻天。」男人不緊不慢的

繼續享受著美女那美得讓人暈眩的肉體。



? ???美女全身因為男人帶來的激情和刺激,全身泛起了粉粉嫩嫩的紅色,讓男人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幾分。男人捧著盆骨的手勁也大力了

很多,肉體和肉體之間的啪啪聲在整個房間回蕩。



? ???忽然男人停止不動了,美女明顯有些莫名其妙,她不知道為什麼男人在這個

自己馬上準備高潮的時候幹嗎停止不動,過了似乎好久好久,美人實在忍不住下

體的空虛難過,就開始自己嘗試著聳動著臀部,慢慢的套弄著陽物。



? ???「哈哈,我剛剛不動其實是想如果你能忍住,我今天就放過你了,可惜啦,

騷貨,你那群粉絲沒有看到你現在用騷穴給男人主動服務的樣子,比母狗還要母

狗啊。」男人的抽插速度比剛剛更加快了。



? ???「我估計剛剛就算我要你舔我腳趾你都會舔的吧。」男人繼續羞辱著身下這

個貴為國民女神的美人。



? ???「操,不行了,太他媽的會吸了,騷貨,我要射到你子宮裡,讓你給我生個

兒子,到時候就我和你兒子一起天天插死你。」男人在射出最後的子孫後,癱軟

地倒在美女身上。半晌,他爬起身,解開美女手上的電話線,又在美女豐滿的胸

部揉捏了半天,狠狠的咬了一口,「今天沒懷孕不要緊,我會天天插你,每天插

你的子宮,插到你懷孕為止,不要忘了,你的照片還在我手裡。要是還想當你的

國民女神就乖乖的給我天天插,擦到你上天去,哈哈!」



? ???慢慢的穿好衣服,準備向外走去。在他身後,被放開的美女摸索著從枕頭下

摸出一隻無線電話,看起來是客房電話的分機。她顫抖的手指按著總機的號碼,

沒想到剛按了一下,電話裡就傳來了響亮的按鍵聲。男人聽到聲音,迅速地回過

頭來,發現美女在打電話,馬上幾步跑到美女面前,一把搶過電話扔在地上,然

後對美女又是一陣毆打。



? ???「臭婊子,吃的苦還不夠多是吧?還敢打電話?我幹你是看得起你,你他媽

的居然還想整我?」



? ???美女的眼睛裡射出仇恨混合憤怒的目光,咬牙切齒的說:「卜志修,我不會

放過你的,我一定要讓你身敗名裂,生不如死!!我今天受的羞辱,我一定會百

倍千倍的還給你!!」



? ???我暗暗的歎了一口氣,愚蠢的女人,如今你的命都在人家手裡,乖乖順從他,

以後有的是機會報復,可你這麼惡毒地威脅他,難怪他要殺你了。



? ???果然,男人目露凶光,惡狠狠地罵道:「臭婊子,不就是又接了一個男人嗎?

居然想把我往死裡整?我他媽先整死你!!」說著,一把掐住美女的脖子,用力

之大,以至於手指的關節都發白了,美女呼吸被阻斷,不停地用手抓撓著男人的

手,但是男人絲毫沒有鬆勁,幾十秒過後,美女雙眼突出,舌頭伸了出來,身體

也逐漸癱軟。隨著一聲輕微的「喀」,氣管終於斷了,美女一陣抽搐,徹底不動

了。